怎念花容瘦

2017-12-02 12:11

我听说凄夜风跑过荒芜柳畔时呼吸凝结成冰霜,瞳眸弥散着迷茫。晚来寒风寂,风尖比刀犀。怎念花容瘦,竹影凄,战士低吟把家期,两行冷珠话风骨,谁能堪比?

东北大学

我自知薄情寡淡口齿愚笨,难以多留清风一言一语。我不是一片日光温柔的洒,是一粒飘零于风中倾听风儿诉说英魂故事的沙。

官方微信

东北大学

春山眉黛上的梨花啜雪泣是他的,夏水眸凝里的荷花饮月睡是他的,雨巷青石上吃着小哀愁的丁香是他的,晓绿溪旁惊鸿照影等在旧桥边的芍药是他的,秋千架上倚着青梅的蔷薇是他的,繁盛的绿意里长歌当笑笑从心来的向日葵是他的。

繁花开落都写着英魂的名字,千百诗意都凝结着精魂的情绪,将美好清浅的岁月归于他,将完美及歌颂归于他。

山居岁月修成如花般静婉安然。路过一朵花遇见一场花事便是与我有缘。一朵开着的花瓣上写着一场风的宿命。一场风,见证一名伟大的战士!风的宿命,更是战士的丰功伟绩!如遇散落于泥的花瓣,我会轻轻抚净,带着最敬重的哀悼去祭奠那不朽的英魂!

新浪官方微博

日光倾城下路过竹林风的我,静谧聆听着风语。凄寒夜,内战鸣,硝烟为伴,烽火四起,他党为敌,他国为欺,他取他命,他输他赢。内忧外患,乱贼纵横,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,反派无数,起义不停,千言万举皆止于民众爱国情。

此夜,风还是袭人冷,雨还是刺骨寒,风来雾雨欲染门楣。

我听说晚裂风噩梦惊颤而醒,战士沐着雷霆雪雨周旋丛林,鞋湿耳裂撕吼卿,终为寂。往昔晨里禅风隐,只今墙角梅花泪血泣。烽火乱世家,休管曾颖恰,道是沧桑替演尽繁华,何处话桑麻?

腾讯官方微博

珠帘半卷小,半枕梨花睡。风清云淡,我安眠于旧时学生反动派的起义呐喊。纵使道路坎坷艰辛,然终转机,这一日,12月9日,我嗅到了凄戚暮冬里的一丝春意,夹杂在浓浓苦涩间的一丝甜腻。

小雪拥红炉,绿蚁醅新酒,我是不是应该和着烟雨吃醉一盏淡酒。举杯邀风同饮,敬国之壮,敬战士之勇,敬学生之强。

那一声声响亮的呐喊口号盛开在冬日里的花朵里,沁着梅影,红比玉。

我听说诡异风躲藏于山下枯朽竹林,其音阵阵过耳嘁,乱人心。埋伏层叠止不语,檐下炊烟迷风起,虚实幻净屡不清,战士军袄经雪蔽,未敢袒露误荼蘼。轻唤低吟,半梦半醒,最是真情!

此月归去来兮,腊月与山同居。水起云聚风满裳,风飘飘兮衣袂扬。

风里有无数美妙姝雅的名字,那是寒冬积雪里与战火硝烟抗激的故事。

东北大学

更多资讯请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