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低的省份仅为60.3%

2017-12-15 12:07

就中等职业教育而言,也要坚持分类指导。有的地方,特别是边远贫困地区的县市,中等职业教育基础还十分薄弱,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,这些地方基础能力建设是首要任务。有的地方,中职教育已经具备了一定规模,深化产教融合、办出特色、提高质量是主要任务。有的地方,中等职业教育形成了一定办学特色,毕业生的就业能力就业竞争力也较强,如1000所国家中等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示范校,经过内涵建设,已经具备较好基础,这些学校要以创新驱动发展为主题,融合“互联网+”“中国制造2025”,激发“双创”活力,培养具有一定创新创业能力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。

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,“普及高中阶段教育”。从“十二五”的“基本普及”到“十三五”的“普及”,是中央的科学决策,表明了中央对加快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高度重视和实施决心。

保持高中阶段教育普职大体相当,实施“中国制造2025”,提升产业工人整体素质,都需要把大力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作为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战略重点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地方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应加强宏观调控,有效整合高中阶段教育各类资源,优化调整高中阶段教育学校布局,把高中阶段教育增量主要用于发展中等职业教育。

当前,有人认为,经济发展了,老百姓富裕了,人民群众普遍希望读普高升大学,可以实行高中后分流,这种认识有失偏颇。教育结构必须服从人才结构。从人才结构分析,我国人力资源市场结构性矛盾仍然十分突出。从高中阶段教育发展现状分析,2014年,全国中等职业教育占高中阶段教育的比例虽已达到42.89%,但区域发展不均衡。有关数据显示,31个省份中,中等职业教育学生数(不含技工学校)占高中阶段教育比例低于40%的有21个省份,低于30%的有3个省份,普职不均衡是造成劳动力供求结构性矛盾的重要因素。

普及高中阶段教育,需要宏观调控。2020年,我国高中阶段学龄人口将达到4915万,按照毛入学率92.8%测算,高中阶段教育学生数将达4561万。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不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目标能不能实现的问题,而是如何实现的问题,这关系到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战略布局。

普及高中阶段教育,需要分类指导。我国高中阶段教育区域发展不均衡的问题十分突出,初中升入高中阶段教育的比例最高的省份已达100%,最低的省份仅为60.3%。我国人口众多,区域之间经济社会发展差异大,在普及高中阶段教育进程中,切忌“一刀切”,应该鼓励支持地方根据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特点,选择不同的发展路径。